0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站底部栏目 > 佛教故事 > 正宗佛珠民间故事:千年阴沉木

正宗佛珠民间故事:千年阴沉木

发布日期:2018-06-13   来源:缘之源官网   游览次数:11   字号:[小] [中] [大]

 

’清朝康熙年间,有一年冬天特别冷。这天傍晚,青州青云街的老字号张记古玩斋的老板张云朴忙活了一天,看看天色渐晚,正准备关门,从外面跌跌撞撞地走进一个衣着单薄的年轻人,冷得直打哆嗦,进门就问:“掌柜的,您这店里收不收千年阴沉木?”

张云朴眼睛一亮,这阴沉木俗称乌木,是种质地坚硬如石的名贵木材,因其外表光泽,又耐潮不怕虫蛀,是用来雕刻艺术品的上好木料,上了千年的阴沉木更因数量稀少,价格堪比黄金。他连忙请年轻人坐到火炉旁暖暖身子,又是泡茶又是端上点心。年轻人也不客气,就着茶水把桌上的点心一扫而光,才用袖子抹了抹嘴,解下背上的大包袱,递给张云朴。

张云朴打开包袱一看,是一段状似乌炭、表面却光滑亮泽的黑树桩。他翻来覆去打量一番,皱起眉头:“这不是阴沉木,而是块用二十年以上的樗桴木烧成的炭精。”年轻人登时满脸通红,争辩说:“这可是我林家的传家之宝,是我爹临死前给我的,怎么可能是炭精?”张云朴看他神色紧张,心里也明白了几分,和颜悦色地说:“做人以诚信为本,你进到我的店里,就是我的客人,吃几块点心不算什么,可把我当成冤大头,以赝品充当真货,就不对了。”年轻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踌躇半晌才说话:“不瞒您说,我父亲临死前把这块假阴沉木当成宝贝传给我,我也一直信以为真……”

年轻人名叫林阿贵,家住几百里外一个叫林家渠的山沟里,那里盛产木材,所以烧炭业很发达,每年都有很多商人去林家渠收购乌炭。林阿贵的父亲以前是个小炭窑主,无意中救了一个被银环蛇咬伤的购炭商人,商人伤愈后千恩万谢,送了这么一块阴沉木给林阿贵的父亲,还说以后有什么困难,尽管来青州找他。

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上个月,林阿贵家忽然失火,把家产烧得干干净净,唯一抢救出来的就是这块阴沉木。林父急火攻心,一病不起,临终前把阴沉木交给他,要他拿着这件信物,去青州投奔那位购炭商人。

林阿贵就借了些盘缠,按照父亲所给的地址到青州寻找那位购炭商人。可时隔多年,地址上的房屋早就拆掉改建成了街道,他四处打听,却没有人知道购炭商人的下落。眼看盘缠用尽,他就想把阴沉木卖掉,换成现金应急,谁知拿到古董店一看,掌柜的说是块炭精,让他大失所望。

林阿贵起初还不信,连着去了几家古董店,都说是炭精,这才知道上了那个购炭商人的当。他身无分文,失魂落魄地乱走,无意中看到张记古玩斋的招牌,他又冷又饿,就把心一横,硬起头皮走进去骗点儿吃的。

张云朴听完,沉吟了一会儿,又问那购炭商人的姓名和相貌。林阿贵说:“他叫孙申,比您大十来岁,当年他在我家养伤的时候,我年纪还小,只知道他伤好后右腿上留下个碗口大小的伤疤,相貌就记不得了。”张云朴仔细想想,摇头说:“我在青州几十年,从没有听说过这么个人。”林阿贵说:“那孙申既然用假的阴沉木骗了我父亲,定然无心报恩,可能这名字和地址也都是捏造出来的。”

说着,林阿贵叹息一声,就往门外走。张云朴连忙叫住他:“林公子,樗桴木所烧的炭精虽比不上阴沉木名贵,但毕竟还值几两银子,还请拿回去吧。”林阿贵回过头来,拱拱手:“张老板要是用得着,这块炭精就送给您,权当刚才的点心茶水钱。”

张云朴说:“外面天寒地冻,你又身无分文,这么出去就算不饿死也得冻死。我这里正缺一个伙计,工钱虽然不多,但也不愁吃穿,你若不嫌弃,就留在小店帮我一阵子,待来年再谋出路,怎么样?”林阿贵想了想,就答应下来。张云朴呵呵一笑,拿起那块炭精:“这块炭精你既然用不着,我就收下了。寻常炭精只能用来引火取暖,樗桴炭精却另有奇效,是治疗哮喘的良药。前些天正好城外戴郎中要我帮他收购,你现在给他送过去。”

张云朴走到柜台里面,取出个盒子把炭精装了进去。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位客人要买玉器,张云朴陪客人挑选了半天,送走客人后才把盒子交给林阿贵,并把详细地址告诉他。

眼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林阿贵人生地不熟,找了很久才找着戴府,却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儿站在门口,剧烈咳嗽着连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不停地对着一个郎中打扮的瘦子作揖。

郎中却是一脸不耐烦:“去去去,没钱你来看什么病?根治你的哮喘病倒也不难,只是其中要用到的药里有一味樗桴炭精很名贵,这可是我以重金买来的,你难道让我亏本?”任凭老头儿苦苦哀求,郎中仍然无动于衷。

林阿贵见那老头儿咳得厉害,动了恻隐之心,走过去对老头儿说:“老人家,我这儿有樗桴炭精,您要用多少尽管自己取。”说着打开了盒子。可刚打开,他就愣住了,里面装的这块炭精乌黑铮亮,还隐隐透出股奇香,根本不是原来那块樗桴炭精。

戴郎中一见,忍不住惊叫起来:“这不是樗桴炭精,是千年阴沉木!”话一出口,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改口说:“年轻人,我出五百两银子,你把这块阴沉木卖给我吧。”哪知老头儿也是识货的,咳嗽着说:“这块阴沉木至少值三千两,你可不要上当。”

戴郎中瞪了老头儿一眼:“好,我就出三千两银子收购这块阴沉木。”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,数好后,递给林阿贵,一边伸手就要来拿阴沉木。

林阿贵把盒子包好,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卖!”转身就要走。戴郎中急了,一把拉住他:“要不你出个价,我们可以再商量。”林阿贵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:“那块樗桴炭精本来是我的东西,我可以做主,但这千年阴沉木不是我的,显然是张老板刚才错给了我,我这就带回去还他,你若真心想买,明天去店里跟他商量。”
老头儿和戴郎中对望了一眼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林阿贵被笑得莫名其妙。这时,从屋里走出个富商打扮的中年人,正是张云朴,对着林阿贵深深一揖:“林公子,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,请勿怪罪。这两位其实是我店里的伙计,而你说的购炭商人孙申,其实就是我已经故去的岳父。”

林阿贵这下更糊涂了,张云朴挽着他的手走进府里落座,奉上香茶,才说出事情的始末。原来,当年孙申出门在外,根本没带什么贵重之物,但为了面子,就把一截收购来的樗桴炭精假称千年阴沉木赠给林阿贵的父亲,准备下次去林家渠时再调换回来,可没想到他回到青州就染上了重病。他没有儿子只有个女儿,临终前就对女婿张云朴讲了大概经过,地址还没来得及说就双腿一伸去了。这可把张云朴难住了。屡次派人打听林家下落,却一无所获,报恩的事也就搁置下来。

这次凑巧的是,林阿贵带着这块樗桴炭精来到张记古玩斋,经过询问,张云朴确定他就是岳父救命恩人的后代。但他说谎在先,使张云朴对他的印象打了个折扣,所以假装不知,却偷偷把樗桴炭精换成千年阴沉木,打发他送到自己的府上,自己抄近路回到家里,安排这两个伙计上演这么一出戏,来试探一下林阿贵的品行。

林阿贵听完,仍有些不解:“刚才我要是答应把阴沉木卖给这位伙计,然后一走了之,那你岂不是亏大了?”张云朴呵呵一笑:“你父亲是我岳父的救命恩人,要是你卷走这三千两银子,就当我报过恩了,从此了却一桩心事。而你定然以为这是一笔不义之财,就算逃到天涯海角,也逃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。”林阿贵这才恍然大悟,叹了口气:“幸亏我只错了一次,没错第二次,做人要以诚信为本。”

不久,张云朴把林阿贵招为女婿,张记古玩斋也交给他经营。林阿贵秉承岳父教诲,诚信待人,生意蒸蒸日上,分店遍及大江南北。那块樗桴炭精被放在青州老店正堂,旁边写着“诚信待人”四个大字,以昭示后人。